你莫非早已潜伏在了我丹皇谷不成?呵呵

2019-06-19 12:37

楚岩心中暗笑,脸色却是一脸从容之色,走到了丹皇灵面前,估计深吸了一口气,却人能察觉,其双目之中散发出淡淡的紫色光芒。随后沉思片刻,也并未用玉符书写,而是直接给丹灵皇传音:“五百年含水竹叶,三千年崔黄九根草,一千五百年红阳粉还花……”没说出一个,丹灵皇眼中便是流露出了一分震惊,逐渐的,丹灵皇的眼中震惊之色,已经越来越浓郁!“最后一样,三千年份的九蕊香红草!”楚岩最后一道传音发出,看向丹灵皇道:“丹谷主,如何?”众人不知看楚岩的一脸从容的样子,也猜出了其应该是在与丹灵皇传音,而再看丹灵皇的那脸色,莫非这楚岩,真是说出的玉泽丹的丹方?丹灵皇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,盯着楚岩质问道:“你是如何知道的,这玉泽丹是我宗门不传之秘,就算是柳月影,也还不知晓,你莫非早已潜伏在了我丹皇谷不成?”“呵呵,丹谷主莫不是在说笑吗?我自从来到天州之后一直在北域冰月学院,何曾来过你丹皇谷,再说,有一种叫做‘闻香知药’的本领,你丹谷主难道没听说过?”楚岩却是微微一笑,说道。闻香知药?其实这个本领,一般的炼丹师都是会的,简单来说就是闻丹药的味道,来猜测这丹药的成分,但这种方法对于一般的普通丹药来说还行,一些高阶丹药,如这玉泽丹,炼制其所需要的草药何止百种,其散发出来的丹香也是结合了百种草药,仅仅凭借一个鼻子,谁能全部闻出来!并且,闻香知药这绝技,一般年岁越大,经验越丰富的炼丹师越强,但楚岩,这么年轻,莫非他从娘胎里就开始炼丹了?众人心中除了震惊,还是震惊!刀痕和黑妞心中一阵感叹,楚岩,好像已经所不能了。柳月影眼中则满是幸福之色。“闻香知药?”丹灵皇心中微震,她身份天州名誉上的第一炼丹师,这闻香知药的手段,她自然知晓,但就算是她,如果在不知道这玉泽丹丹方的情况下,能闻出一般就不错了,她也清晰想起方才楚岩曾深吸了一口气,莫非这真的是他闻出来的?楚岩淡淡一笑,道:“如若丹谷主不信,待比试过后,你可以随意那任意一种丹药,让在下闻,但是现在,我们是比试可还在继续!”心中却是在排腹,什么狗屁闻香知药啊!这种东西楚岩根本就不会,这一切都是紫雷魔瞳的作用,紫雷魔瞳一扫,直接便是洞悉本源,这丹药的成分的草药一览余,不过楚岩知道,自己这双眼睛太妖孽被人知道却是不好,所以才编出了什么闻香知药!“好,算你猜对了,不过这一轮还没有比完,楚道友,拿出你的丹药吧!”丹灵皇话语落下同时对身后的诸多长老和丹云苓摆了摆手道:“这一场,本尊亲自来!”丹灵皇已经输不起了,这轮再输,楚岩留不住不说,柳月影也要离开丹皇谷,这种损失,实在太大了。楚岩微微一笑,手中光芒一闪,便是出现了一颗金光色的丹药!“且看,此丹名为化身丹,以精血激发,可产生一尊有自身实力一半的化身,可维持三个时辰之久!”楚岩话语落下,看向面色难看的丹灵皇道:“丹谷主,请吧!”此时众人脸上同时满是震惊之色,这世上还有如此逆天的丹药,这简直可以说是保命,杀敌的利器啊!谁听说过这种丹药,听说都没听说过,别说知道丹方了!“这……”丹灵皇也是不知道这丹药,并且轻轻一闻,便已经知晓,其成分复杂之极,想要凭借闻香知药的方法根本行不通。楚岩心中暗笑,此丹是战仙殿妙丹堂妙丹道人所发明,这人间也只有月影和自己知道炼制之法,这丹灵皇自然不知。楚岩见况淡淡一语道:“莫非丹谷主猜不出来吗?如此,那么今日……”“慢……”就在众人觉得这场比试胜负已定之时,一声低喝传来!再一看,仅见一道灰影闪烁,出现的面色便是出现了一名身着破烂灰色道袍的老者!此老者头发乱糟糟,胡子都拖到了腰间,整个人邋遢之极,不过那皱纹堆积的脸上一双小眼睛却是散发着锐利的光芒!“师祖!”丹灵皇见到来人,当即跪倒在地,参拜道。诸多长老和丹云苓见况,也是当即跪倒在地,同时参拜!剩余丹皇谷数修者,虽然不认识此老者是谁,但凭借丹灵皇口中的那声师祖,便集体脸色大变,纷纷叩拜下来!“哎,本尊闭关千年,不想,我辈丹修已经人,竟是让外人欺负到头上了,可悲啊!!”灰袍老者叹息一声,眼中尽显落寞之色。楚岩心中一惊,这老家伙闭关千年,丹灵皇又叫其师祖,他是得多了多久了!“此人年龄已经超过了两千五百岁,化神后期巅峰强者,半只脚踏入了大圆满!”老白的声音此时却在楚岩心中响起。果然是个老怪物!楚岩心中暗叹,当即警惕了起来。“弟子能,给先祖丢人了!”丹灵皇眼中满是自责之色,说道。“弟子能!”诸多丹皇谷修者,齐声道,同时心中都很振奋,今日老祖都出来了,丹皇谷必然大胜。“哎,起来吧!”灰衣老者淡淡一语,说道。随即,灰衣老者看向楚岩道:“老夫涛森,不知小友名讳?”楚岩恭敬道:“晚辈楚岩,拜见前辈!”“好,很好,非常好!”灰衣老者眼中闪烁出几道精芒,看着楚岩脸上带着笑容。被灰衣老者如此评价,楚岩也是有些不好意思,道:“前辈过奖了!”灰衣老者再次赞叹道:“不说你修炼的资质,仅说你这丹术,你小小年纪不但博闻强记,熟识各种草药,竟是还练就了闻香知药的本领,比我这些不成器的徒子徒孙要强过百倍了!”众人心惊,这老者的身份,竟然对楚岩如此大加赞赏,莫非……楚岩当即再次恭敬道:“前辈真的过奖了,晚辈这点丹术都是家妻所传授,如果不是形势所逼,万万不会如此礼的!”众人一听,这楚岩果然心思缜密,再次点到,自己的丹术是柳月影所传授!“你可愿做我徒儿?继承我的衣钵!”灰衣老者直截了当道,看着楚岩眼中释放出一片精芒道。众人再次震惊了,这灰衣老者是丹灵皇的师祖,丹灵皇是什么人,被誉为天州第一炼丹师,而其师尊的丹术,那简直就不可想象了。楚岩已经在熟识药草和闻香知药方面有造诣,在炼制丹药上,绝对不可能比得过丹灵皇,非常完美,别说是这灰衣老祖了。并且,其说的可不仅仅是收徒,而是继承衣钵,也就是说,这是要把楚岩当成关门弟子,倾囊传授了。这得是多少丹修梦寐以求之事啊!众人看向楚岩,只有羡慕嫉妒恨了!“老头儿,好多人抢着要收我大哥当弟子呢,你当你很特殊啊!”黑妞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。“我说,这位大爷,你要收我兄弟为徒,可你丹皇谷现在都要被我兄弟打败了,这谁教谁啊!”刀痕,当即一脸认真之色说道。众人一阵语,这楚岩的两个兄弟,果然也是另类之极!涛森面露尴尬,被两个小辈如此轻视,这还是他成名以来头一遭,不过其也不愧是活了两千多年的老油条,并未发火,而是看向楚岩等待其答案!楚岩微微一笑道:“前辈,原谅晚辈两个兄弟礼,只是晚辈如今是冰月学院副院长,疑加入丹皇谷,前辈的好意,晚辈心领了!”丹云苓本不是沉稳之人,今日楚岩风头尽出了,见其还不买老祖的账,当即冷声道:“真是不知好歹,老祖收你,是你的福气……”“住口!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!”涛森冷声一语,丹云苓当即吓得不敢再说话。涛森却是看向楚岩笑道:“小子,我明白你们年轻人心高气傲,今日若不让你知道一下我丹皇谷的实力,你是不会轻易妥协的,只要这比试赢了,你就是我丹皇谷的人,入不入本尊的门下,也就由不得你了!”随即涛森随即朝着身旁道:“两位师弟,你们认为呢?”“这小子讨人喜欢!”“这小子对老子胃口!”